丝瓜看片视频app下载

成都“庭院式”蘭花經濟製造蘭花財富場

2022-03-15 10:03

第六(liu)屆(jie)中國(guo)花(hua)博(bo)會將(jiang)在成都市溫江區開幕(mu),四年一屆的(de)中(zhong)國花卉(hui)博覽(lan)會(hui)被稱(cheng)為(wei)中國花卉界的“奧(ao)林(lin)匹(pi)克(ke)”。首次(ci)在西(xi)部舉(ju)辦(ban)的花博會,投資(zi)2.5億(yi)元人民幣(bi)的溫(wen)江(jiang)花博會主(zhu)場館(guan)讓人耳(er)目一(yi)新,來自(zi)20多(duo)個(ge)國家(jia)的90多個展(zhan)團、600餘(yu)家企(qi)業使本屆花博會盛況(kuang)空前(qian),聲(sheng)勢浩(hao)大(da),花博會門(men)票目前已(yi)售出幾百萬元人民(min)幣。
花博會正在釀造巨大的財富(fu)場(chang),其(qi)中尤(you)其值得一提(ti)的是以(yi)往文(wen)人雅士(shi)喜歡侍(shi)弄玩(wan)賞(shang)的小(xiao)小蘭花,正(zheng)悄然間(jian)成為成都周邊區市(shi)縣(xian)百萬(wan)乃(nai)至千(qian)萬富翁(weng)的“生(sheng)產(chan)線(xian)”。據初(chu)步(bu)統(tong)計,包括(kuo)雙(shuang)流(liu)、郫縣等在(zai)內(nei)的成都(dou)周邊區市縣都隱(yin)藏著上百(bai)個身家過千萬的蘭花富豪———一條(tiao)深(shen)潛水(shui)下的隱性(xing)財(cai)富鏈條正在借(jie)花博會之(zhi)機(ji)浮(fu)出水麵,而(er)其誘人商機與(yu)風(feng)險也幾乎(hu)同時顯現。
身(shen)價(jia)一盆蘭花價抵(di)一輛(liang)寶(bao)馬(ma)
據悉(xi),此次花博會“精(jing)品蘭(lan)花展”占(zhan)地(di)僅(jin)為2500平方米(mi),但整(zheng)個展館卻將動(dong)用(yong)近20台攝(she)像(xiang)機24小時全(quan)天(tian)監(jian)控(kong)。據(ju)第六屆中國花卉博覽會·精(jing)品蘭(lan)花展展委會副主任黃毅介紹,“價值過億元(yuan)的蘭花將在花博會開(kai)幕這天齊齊(qi)亮相。”據悉(xi),價值過億的1600盆國蘭和(he)來自日(ri)本、韓(han)國、美(mei)國、德(de)國等地的各色名蘭將匯(hui)聚(ju)一堂,矮(ai)種(zhong)、葉(ye)藝等(deng)不少(shao)珍(zhen)稀名種將齊齊亮(liang)相,“中國十大名花”也將“重(zhong)出江湖(hu)”,甚(shen)至還有(you)一個神(shen)秘的海(hai)外蘭花采購團(tuan)將攜(xie)巨(ju)資前來(lai)“采花”。
據悉,此次“蘭博會”吸(xi)引了國內外600多家知(zhi)名花卉企業、50多萬專業人士紛(fen)至(zhi)遝(ta)來,其中泰(tai)國蘭協(xie)一次攜八(ba)個展團出(chu)展,許(xu)多在國際(ji)上“赫(he)赫有名”的蘭花將首(shou)次來川(chuan)。據了解,出現在“蘭博會”中的蘭花都是(shi)“非(fei)富即貴”,“一盆蘭花完全可以與一輛寶馬的價值相媲(pi)美”,而一個展台幾盆蘭花便(bian)值(zhi)上千萬元。
創(chuang)富蘭花富豪(hao)成都過千
據悉,在此(ci)次“精品(pin)蘭花展”中,四(si)川展位占到了(le)80%以上,並以成都周邊(bian)地區(qu)為主,郫縣、溫江等蘭花種植(zhi)較(jiao)成熟(shu)的地區自然“當(dang)仁(ren)不讓(rang)”唱(chang)起了主角。據業內人士透露,整個四川的養(yang)蘭者在3萬戶以上(shang),每(mei)戶每年平均(jun)收(shou)入超(chao)過50萬元。目前在成都,身家100萬元以上的養蘭者過千人,身家1000萬元以上的也(ye)達(da)百人之多。成都市蘭花協會副會長宋(song)世平(ping)說:“在成都,凡(fan)是通過(guo)正規渠(qu)道(dao)買(mai)種的養蘭人都賺(zhuan)了錢(qian)。”
錢登(deng)榮,現(xian)任成都某醫院(yuan)院長(zhang),從(cong)上世紀80年代初期(qi)開始(shi)接觸(chu)蘭花,靠(kao)著養蘭如今(jin)已是身家千萬。“養了十(shi)幾(ji)年(nian)的蘭花,有苦也有樂,可(ke)以說(shuo)是蘭花改(gai)變(bian)了我的人生道路(lu)。”愛蘭如癖的錢登(deng)榮對此直言不諱(hui)。一走進錢登(deng)榮家,花室(shi)裏整齊陳(chen)列(lie)的各色蘭花立刻映(ying)入眼(yan)簾,清(qing)幽的蘭香(xiang)撲(pu)鼻(bi)而來,客(ke)廳(ting)牆上掛滿(man)了蘭花圖(tu)片,這裏就是錢登(deng)榮平時以花會友(you)的地方。
早在1983年,還在中藥(yao)植物環境站(zhan)工(gong)作(zuo)的錢登榮就(jiu)對“老(lao)山(shan)蘭”情有獨鍾(zhong),直到1993年,才(cai)正式(shi)以一種名(ming)為“火(huo)炬(ju)”的蘭花品種起家,踏(ta)入(ru)蘭花界。說到(dao)當年的“發(fa)家史”,錢登榮笑(xiao)道,最(zui)初的幾年也交了上百萬的“學(xue)費”,眼力和經驗(yan)就是這樣(yang)積(ji)累(lei)起(qi)來的,買的第一株(zhu)“火(huo)炬(ju)”如(ru)今價格已經漲了幾千倍(bei)。
目前,錢登榮種植的蘭花已過千盆(pen),總(zong)價值上千萬,其中不(bu)乏玉麒麟(lin)、三星移(yi)魂(hun)、白龍、花中花等名品。錢登榮在業界(jie)聲名遠揚(yang),這自然吸引(yin)了不少來自世界各(ge)國的“求花者”。曾(ceng)有個韓國人專(zhuan)程(cheng)來到成都,想(xiang)要購買錢登榮栽(zai)培(pei)的蘭花———春蘭縞(gao)藝(yi),由(you)於(yu)此種苗非常(chang)稀少,錢登榮並(bing)不是特(te)別想出售(shou),但最終(zhong)還(hai)是被這位韓國人的誠(cheng)意(yi)所(suo)打(da)動,以低(di)於當時市價的價格賣給(gei)了他。
“後(hou)來整整後悔了一個月(yue),直到現在我(wo)也沒買到這種苗(miao)了”。
令(ling)這位遠道而來的韓國“求(qiu)花者(zhe)”傾心的縞藝,是屬(shu)於春(chun)蘭的一個品種。蘭花包(bao)括春蘭、夏(xia)蘭、春劍、蓮(lian)瓣(ban)蘭和墨(mo)蘭等幾大種類(lei)。其中,玉海棠(tang)、聖(sheng)麒(qi)麟、白(bai)牡(mu)丹(dan)等幾個品種的單(dan)價(指一苗的價格)非常高(gao),均在10萬元以上,白龍(long)一苗的價格(ge)則(ze)高達數(shu)十萬元。
行(xing)情近(jin)十年來蘭市隻漲不跌
蘭價的飛(fei)漲(zhang)創造(zao)了許多一夜暴富的故(gu)事,許多故事本(ben)身就有濃(nong)鬱(yu)的傳奇(qi)色彩。
“大名鼎(ding)鼎”的天府蘭園(yuan)園主宋世平也有15年以上的養蘭經驗,在他的蘭園裏(li)從普(pu)草到春蘭、春劍(jian)等傳統名品應(ying)有盡(jin)有,數量(liang)則在1萬盆以上。15年前宋世(shi)平名不見(jian)經(jing)傳(chuan),現在卻(que)住(zhu)著(zhu)一套(tao)很(hen)大的別墅(shu)。1990年從園林工程轉(zhuan)行做起蘭花的宋世平,第(di)一次就投入20萬元買了100苗銀(yin)杆素和西蜀(shu)道觀,在當年發苗後就收回(hui)了成本。如今西蜀道觀(guan)已經從當年的幾千元一苗漲到了現在的幾萬元一苗,而宋的身家也增長了幾十倍。
回憶(yi)起自己(ji)十多年的養蘭經曆(li),宋世平得意起來,“94、95年蘭花最低潮(chao)的時期我也沒(mei)放(fang)棄(qi),當時很多同(tong)行都把蘭花賣的賣(mai),扔的扔(reng),轉行做(zuo)起了其他(ta)生意,而我則將所有積蓄(xu)用來買蘭,結(jie)果(guo)97、98年蘭花市場回升(sheng),我的蘭花都賺了錢。”
在宋世平的蘭園裏,蓋世牡丹、中華(hua)牡丹、玉(yu)海棠等傳統名品最為暢(chang)銷(xiao),前來求購(gou)一盆3—5苗、價格在百萬以上的蘭花的人也不在少數。就在上個月,天府(fu)蘭園還迎來了一批遠方的客人,這些台灣的養蘭愛好(hao)者專程組(zu)團來四川采(cai)購,一買就是上千萬的蘭花。
盡管(guan)投(tou)資者都深信“黃金(jin)有價花無(wu)價”,但世人卻對蘭花的價格神話猶(you)如霧裏觀花。在普通(tong)人眼中,蘭花再名貴(gui)也隻(zhi)是花草(cao),為何(he)竟(jing)能屢屢創出天價?
風險(xian)一條脆(cui)弱的財富鏈(lian)
人把(ba)養蘭喻(yu)為“綠(lv)色(se)股票(piao)”,自然(ran)有漲跌。記(ji)者注意到,蘭市為何會一直(zhi)維(wei)持(chi)隻漲不跌(die)的勢(shi)頭(tou)?這個奇特的市場會不會已經暗藏(cang)風險?
蘭市的風險不言而喻。崇(chong)州(zhou)的一位蘭花大戶(hu)告訴記者:“再(zai)好的蘭花也必(bi)須(xu)有人追(zhui)捧。隻要(yao)有人追捧(peng),蘭花的價格就能(neng)漲起來。這與炒作股票相(xiang)類似(shi),蘭市也存(cun)在炒(chao)作概(gai)念、拉高市價的苗頭。”而有些投資者對蘭市的行情和銷路並不甚了解(jie),聽(ting)說蘭市火爆(bao)就跟(gen)風買進(jin),結果比(bi)行情(qing)慢(man)了半拍(pai),自然難免(mian)被套。
另外(wai),目前蘭市中以次充(chong)好、坑蒙(meng)拐騙的事(shi)件(jian)屢(lv)見不鮮(xian),絕大多數玩蘭者都曾有過被(bei)騙(pian)的經曆,甚至一些品蘭高手(shou)也難免失(shi)手。
更(geng)大的風險則來自於海外需求波(bo)動,可以說成都蘭價的漲跌直接受海外資本的“胃(wei)口(kou)”影響(xiang)。宋世平告(gao)訴(su)記者,1997年前後,由於受到亞(ya)洲(zhou)金融(rong)危(wei)機的影(ying)響(xiang),境(jing)外求購蘭花者開始減(jian)少,成都蘭價下跌,1000元一苗的蘭花,最後降(jiang)價到100元以下。“但是,隻要有時間持續(xu)地繁(fan)育(yu),還是能夠(gou)盈(ying)利(li)。”如“五(wu)彩(cai)麒麟”(春劍的一個品種)堪稱上世紀(ji)90年代(dai)奇花代表(biao),早(zao)期進入市場時價格大概在50萬元一苗,現在由於栽培數量的急劇(ju)增多,目(mu)前價格已跌到20萬元左(zuo)右(you),不過仍(reng)有很多人爭(zheng)相購買。因為即(ji)使價格在降,買家還是可以通過發苗獲(huo)取(qu)利潤。
由於行情看好,蘭花被盜(dao)或被搶(qiang)的事件則常常見諸(zhu)報端(duan),輕者損(sun)失幾萬幾十萬,重者損失數百萬,有的連(lian)性命都不保(bao)。
呼(hu)籲(yu)發展蘭花經濟(ji)政(zheng)府不能缺(que)位(wei)
據估(gu)算(suan),大約10億元的熱(re)錢在成都蘭市流動,這個數字可能還更大一些(xie)。
一位業(ye)內人士說,蘭花交易非常特殊(shu),一般是巨額(e)現金往(wang)來,缺少管理(li)和監管,如同過去的地下錢莊(zhuang)一樣由買家和賣家以現金或(huo)實(shi)物(wu)直接(jie)過手,在享(xiang)受(shou)“方便”的同時,這一行業也因(yin)缺少監管而顯現出脆弱(ruo)的一麵(mian)。
這10億元熱錢的背(bei)後,是賣家與買家的直接交易,這種交(jiao)易(yi)所涉及的資金可能是用“麻(ma)袋(dai)”或公(gong)文包裝(zhuang)的,不會產生任何交易稅(shui)收。同時,蘭花的交易沒有統一的交易市場,沒有統一的交易發票,價格隨(sui)行就市,更多的是一種無序(xu)的交易行為。蘭花交易大多是“背”靠在民間的蘭花協會下麵,使(shi)10億元熱錢在蘭市“流動”。
蘭花經濟雖(sui)然欣欣(xin)向榮,但(dan)詐(zha)騙、投資失敗(bai)等故事也屢見不鮮,同時也製約(yue)了蘭花產業的做大做強(qiang),向(xiang)規模化、產業化縱(zong)深發展,也就使蘭花失去(qu)了發揮(hui)更多效(xiao)益(yi)的可能。蘭花的遭(zao)遇(yu)使丝瓜看片app下载聯(lian)想到另一珍寶———鬆茸,無序的采摘(zhai)和無為的管理,使鬆(song)茸(rong)麵臨(lin)“越(yue)來越少”的悲(bei)慘(can)命運(yun)。
省(sheng)社(she)科(ke)院一位教授(shou)建(jian)議(yi),蘭花經濟呈現勃勃(bo)生機,其產業化(hua)的苗頭已經顯(xian)現,政府對(dui)此不能完全無所作為,應讓蘭花交易走上合(he)法(fa)、合理的正規渠道,並獲得(de)相關(guan)政府部門的統一管理、規(gui)範和指(zhi)導(dao),蘭花交易才能告別(bie)“庭院式”經濟模(mo)式,走上有序、健康(kang)的發展大道,也才可能避(bi)免其潛(qian)在的市場風險。
記者手記
小心(xin)蘭花!
蘭花的魅力(li)有多大?溫江一位農民的話(hua)可以作為“輔證(zheng)”,“種了這麽(mo)多蘭花,費(fei)不了多大力氣(qi),隻要有花開,就有錢賺,就像開了個銀行。”
不置(zhi)可否(fou),蘭花經濟確(que)實使成都周(zhou)邊一部(bu)分養蘭人先富起來,但成都“庭(ting)院”式的蘭花經濟到底(di)能走多遠,價格還會漲多久?丝瓜看片app下载對此很是擔(dan)憂。盡管許多投資者稱,養蘭的風險遠(yuan)沒有炒股(gu)票、期貨那(na)樣大,但許多經曆了蘭價多次漲跌的養蘭人同樣提醒:投資蘭花並不是一本萬利的買賣,它同樣存在風險。蘭價的漲跌肯定會帶(dai)來風險,尤其是那些投入巨資追“奇花”的人,遭遇的風險可能更大。
此外,栽培技(ji)術不當、被盜、遭遇病(bing)蟲(chong)害(hai)等同樣是投資蘭花可能遇到的風險。養蘭人都知道:養蘭是一門很深的學問(wen),水分(fen)、空(kong)氣、陽(yang)光、溫度、濕(shi)度(du)都對蘭花的生長起著很重要的作用。養蘭高手們(men)提醒(xing):其一,如果沒有一定(ding)的栽培技術(shu),最好不要碰(peng)高價蘭花,萬一有個閃失,就是血本無歸(gui)。其二,鑒別能力很重要。鑒(jian)別蘭花就像鑒別書(shu)畫一樣,沒有一定經驗者是很難(nan)識(shi)別真偽(wei)的。其三(san),病蟲危害不能忽(hu)視(shi)。其四,要注(zhu)意防盜。

 

  快猫app下载地址-快猫app破解版下载-快猫成年人app-www快猫  快猫视频ios-猫咪app在线-猫咪下载app-资源猫app下载  猫咪社区app破解版-猫咪app污-猫咪app下载网址-猫咪社区app破解版下载 下载